下书网 > 都市小说 > 娱乐之唯一传说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充军发配!
    两个难兄难弟被毫不客气的轰了出去,垂头丧气,互相埋怨指责,

    “你大爷的,你把我害惨了,要不是你坑我过来,我会跟着你倒霉?”

    “怪我咯?刚刚是谁先卖队友的!”

    “一个月啊,天啊!”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认命吧!”

    “你要请我吃大餐!不是哥拍着桌子讨价还价,那就是妥妥三个月了!”

    “唉,是要狠狠吃顿大餐才行,明天就得混部队的食堂了,前路暗淡啊!”

    “哎,你说部队里面有没有里面的军花呀霸王花呀啥的?就是那种长得漂亮,浑身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胸还很大,一只手能打十个壮汉,外刚内柔,刀子嘴豆腐心,外表高冷但是内心狂野热情如火的人间极品!”

    “妈的智障,母猪我估计都没!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你没听过吗?”

    “没那么惨吧?“

    “我估计比想象的还要惨!”

    “我靠,别以为把咱关部队里,我们就浪不起来!”

    两活宝瞬间就看开了,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都知道这一劫肯定是逃不过的,大佬们都设计好了,今天就算不来这,结局也是注定的。

    好在一个月不算太久,去就去呗,不然总有一把刀子悬着,这样也算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了。正好苏落也想躲一阵子,躲哪不是躲,小刀子也圆了他爷爷想看他穿军装的愿望。

    两兄弟又勾肩搭背的吼了起来,

    “我可以划船不用桨呀!”

    “我可以扬帆没风向呀!”

    “因为我们的这一生,全靠浪呀!”

    ......

    屋内,

    “你说,这多好的孩子啊,怎么就这么不着调呢?”总理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

    “如今这一代啊,对军队好像都带着偏见,你看看现在网络的一些言论段子,六月高考不努力,九月部队做兄弟,这都是些什么话?想我们以前呐,争破脑袋都想参军,多光荣啊,时代变喽!”王老爷子摇头苦笑道。

    “哈哈,王老还看网上的段子呐?”

    “老归老,也得跟上潮流嘛。”

    “这也是没法的事情。”老院长若有所思地说道,现实就是如此,考大学是第一选择,没办法了的人才去参军找条出路,都这样想就难免对军营有误解,失败者才去参军。

    “张老,你说苏落那小兔崽子,会不会怨我啊?”总理大人认真的问道,

    “您就放心吧,他肯定是知道您的一片苦心的,记着你的好呢,要不然,他那性子,拿枪指着他也没用。”老院长哈哈大笑道,

    “不过说真的,把他丢进军营体验生活想法挺好,是该好好打磨打磨他那跳脱的性子,不过未必是个好主意,我估计没什么用。”

    “哦?不可能吧,进了部队,条条框框,一切都得讲规矩讲纪律,可由不得他耍小性子了。”

    “我倒不是担心这个,我担心的是,部队没改造他,倒是他会先把部队给改造了喽。”老院长叹了口气道,

    总理对苏落了解还不够,老院长可是深有体会的。

    梦工厂里,

    “啥?充军发配一个月?“

    高峰和炮哥瞪着大眼睛,“你们俩不是开玩笑的?”

    “我也希望是开玩笑的,一个月,家里就拜托你们看了,反正也没什么事情。”苏落一脸无奈的说道。

    “这就是我说的处罚了,都是命呀!”小刀子叹了口气。

    “明天?”

    “明天!”

    “什么部队?”

    “不知道,管他什么部队,都一样,反正说白了就是去坐一个月牢。”

    沙发上苏落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走走走,今晚要喝个痛快,明天就要过苦日子喽,我这小身子骨怕是要毁!”

    北京军区某部队里,

    “喂,老七!你过来下。”

    “咋了老四!”

    “一包中华,兄弟我告诉你个内幕消息。”

    “哟嗬,什么内幕消息那么猛,值一包中华?”

    “跟你们连有关系,怎么样!”

    “你先说说看,我看看值不值!”

    “你们连要来两猛人了,明天到。你猜猜是什么人物,保证吓死你!”

    “噢,是不是我一直想要的那两个尖子?可以啊老四,你消息挺灵通的嘛,不过中华没有,只有中南海你要不要?”

    “嘿嘿,尖子是绝对的尖子,不过跟你想的尖子有点区别,中南海呢就算了,中华一包,马上知道,不然你就等明天,我保证你会吓傻!”

    “去去去,拉倒!你这是敲诈勒索!只有中南海,爱要不要,不就我一直想调过来的两尖子么,我能不知道?装神弄鬼忽悠谁呢。”

    “得了,拉倒就拉倒,明天等着被吓尿吧!”

    ......

    第二天一大早,梦工厂果然来了一辆挂着军牌的迷彩车漆越野车,下来两魁梧的大兵,在炮哥等人同情的眼光中,很客气的把宿醉还未清醒,一身酒气的苏落和小刀子“押”上了车。

    “大哥,我们这是要去哪?要不要这么早!”

    “去到就知道了。”

    “哎哟喂,要不要那么神秘!”

    “部队!”

    “靠!不问了。”

    车上这两大兵就是两根木头,聊不来,浪费口水,小刀子干脆倒头就睡,补个觉再说,昨晚喝太多,头还疼着呢。

    而苏落,欲哭无泪,一脸绝望的看着窗外唱起了歌,

    “我无自由

    失自由

    伤心痛心眼泪流

    我行错路

    我叉错步

    此餐心伤透

    我失足今世只为清厚

    如今岁月悠悠问你点顶

    凄苦到白头

    ......”( 娱乐之唯一传说 http://www.xiashu3.com/0_5/ 移动版阅读m.xiashu3.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