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都市小说 > 娱乐之唯一传说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你若易燃,不如爆炸!
    博士姐姐呆呆着看着苏落,有点儿迷醉,脸色潮红,不知道是因为洱海边上微凉的夜风,还是那瓶风花雪月的清香啤酒,又或者是苏落的温柔的嗓音。

    唱完了,苏落放下吉他,嘻嘻笑道,

    “这首酸吗?”

    “也很酸!”

    “哈哈!”

    博士姐姐又点了一根黑兰州,吐着烟,

    “我感觉你这是在嘲讽我啊,我在洱海等了那么久了,也没找到我的爱情呢。”

    苏落耸了下肩,“缘,妙不可言,说不定明天早上你起床就遇见了呢?”

    “也是,这首歌传出去,大理可能又要疯,会有很多小帅哥发疯一样过来找爱情的。”

    “嗯,到时候你就可以任挑任选了。”

    “嘁,我情愿这歌不要传出去,以你现在的影响力,一个不小心,大理又成了新的艳遇之地。

    丽江以前也很美,是一个详和,古朴,安详与宁静的地方,每次去到哪里,都感觉可以一个使人心情平静,曾经哪里也是可以荡涤灵魂的地方。现在我自己都已经不太想去那了,也被包装得完全变了味道。”

    博士姐姐好像有点伤感,

    “我刚来这里的时候,这里还是未开发的一块处女地,那个时候心里想着,就在这里待一辈子吧。这么多年过去后,好像开始有点厌倦了,总感觉这里的水都好像没以前清澈了。”

    “现在也很美啊,贫僧觉得吧,既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是师太你的心乱了啊。”

    “你是够贫僧的,但以前这里真的更美,没那么多游客,也没那么多伪装的情怀,清新,原始,自然。”

    “别说以前,以前这两个字就够美了。”

    静谧的洱海的月光下,太美,都说一个人就去丽江,两个人就要来大理,因为如果一个人来,在这样绵软温柔的风景里,多少感到有些孤寂。

    苏落只感觉自己的身体正舒展开,思绪像墨晕一样扩散开来,变得越来越模糊,心却越来越平静。

    “你想想你以前,五岁的时候,你可以为了追一只蝴蝶而跑到一公里外的田野。十岁的时候,你可以为了一个冰激凌而找遍大街小巷的商店。十七岁的时候,你可以为喜欢的人只身一人来到陌生的城市。到现在嘛,你可能就想着以后随便找个人嫁了,就是一辈子了,是你变懒了?”

    博士姐姐沉默了,又被他击中了,可能是吧,变懒了,变得懒得去爱了,或者说其实只是对爱失去了最初的渴望与期盼。

    “诶,你能不能不飘啊,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你是在嘲讽我老了么?总感觉每次和你聊天,聊着聊着就要吵起来呢。”

    “哈哈,好像是呢,要不我们和解吧,路上的人,总把他乡当故乡,陌上烟云,谁又为谁思念呢。”

    苏落看着月亮咧嘴笑道,

    月光有点冷清,但他的笑容很暖,博士姐姐看得有点失神有点恍惚,

    “喂,世间最美的情郎,继续唱歌吧,你唱歌的时候真的很迷人。”

    “你看看,我都说是你春心动了吧。”

    “那也是被你撩动的。”

    风情万种的瞥了苏落一眼,烈焰一样的红唇,娇艳欲滴,一笑百媚生,

    “到底唱不唱?”

    “唱唱唱,别靠那么近,你身上太香,我会控制不住下体化身为狼的,亲爱的大姐姐。”

    苏落邪魅的上下不停的打量着她性感的身材坏笑道,

    “我呸,刚刚的文艺小青年玩着小清新呢,眨眼就变成流氓了?”

    “哎,刚刚说好的和解呢?我想到一首歌,超适合给你听!”

    苏落笑着又弹起了吉他,

    “盼我疯魔

    还盼我孑孓不独活

    想我冷艳

    还想我轻佻又下贱

    要我阳光

    还要我风情不摇晃

    戏我哭笑无主还戏我心如枯木

    赐我梦境

    还赐我很快就清醒

    与我沉睡

    还与我蹉跎无慈悲

    爱我纯粹

    还爱我赤裸不靡颓

    看我自弹自唱还看我痛心断肠

    愿我如烟

    还愿我曼丽又懒倦

    看我痴狂

    还看我风趣又端庄

    要我美艳

    还要我杀人不眨眼

    祝我从此幸福还祝我枯萎不渡

    ......”

    低声打头,然后开始燃烧蔓延,深邃、邪魅,奇幻空灵的风格给人以几欲燃烧撕裂却又延绵不断的感觉,勾着你的灵魂在走。

    总觉得月光更冷清了,夜风也更凉了,心里也刮起一阵萧瑟的冷风,吹散了浮华,就看见一个站在荒野里踽踽独行的自己。

    而苏落呐喊一样飙了起来,发泄式的唱法,听起来给人一种淋漓畅快感。

    “为我撩人

    还为我双眸失神

    图我情真

    还图我眼波销魂

    与我私奔

    还与我做不二臣

    夸我含苞待放还夸我欲盖弥彰

    ......”

    一瞬间,

    又感觉热血在沸腾!

    孤绝、野性、张狂,缠绵悱恻又有些悲壮,直抒胸臆,字字锥心!

    心里的萧瑟的风突然就消散了,只觉得有暖流在心里边激荡,就是这么诡异,让人着魔和疯狂。

    乍看之下,这歌词像是在一个受了伤的女人在怒斥男人的无穷无尽的欲望,而此刻更像是在他在故意提醒自己。

    “你的心乱了。”

    你觉得洱海没以前美了,或许更多是因为你的心境变得和许多年前刚来的时候不一样了。

    你以前总追求着做一个特别的自己,经历了多少孤独和磨砺,许多年后,打开行囊想看看自己收获的风光,却只看见了洱海上那轮寂寥的月亮,在掌心里荡啊荡,想把它紧紧抓住,打开手掌后却又发现手中空空如也,除孤独和烈酒,自己什么都没有,只剩下了虚妄。

    如今,到了这个年纪,改变还是不改变,妥协还是不妥协?

    迷茫是很痛苦的,为什么会这样?回过神来,恍然发现,其实这么多年来一直想着要活成自己,可是到最后又好像活成了别人所喜欢的样子啊。

    和他说话,总会觉得他的思维很飘,其实早就被他看得透透的了。

    听完后,喘着粗气,心潮久久不能平静,心里好像也有了答案。

    这歌,真的很适合自己呢。

    眼神,也开始变得更迷离了。

    “这首歌叫什么?”

    “易燃易爆炸。”

    “易燃,易爆炸么。”

    把我的浪漫和极端都拿去细细品尝,红白玫瑰不可兼得,你若易燃,不如爆炸!

    心灵震撼!

    “再唱一遍?”

    “不唱啦,歌嘛,不一样的时间和地点,不一样的心情,会听出不一样的感觉,再唱一次可能就单纯的变成了一个女人被负心汉给那啥了,然后还想如何如何她,那就太烂俗了。再说,这歌还是适合女人唱,你唱得话,可能会更有味道。”

    “你真的很迷人。”

    “谢谢。”

    相顾无言,

    继续喝着风花雪月,看风花雪月。( 娱乐之唯一传说 http://www.xiashu3.com/0_5/ 移动版阅读m.xiashu3.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