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都市小说 > 娱乐之唯一传说 > 正文 第七百六十章 鹿港小镇!
    “可爱死了!”

    “萌萌萌萌萌!”

    “怎么会有那么强的小萝莉!”

    “超喜欢她的声音,洗脑循环一百次!”

    “哈哈,满脑子都是啦啦啦啦啦~”

    评论嗨翻,梦家旅行团的大巴车上也嗨翻,全车都在:“啦啦啦啦啦”,不是一般的带感。

    “呐。我说了吧?你这样的我宝贝徒弟你能打十个,看看,《日月潭风光》后发先至,力压你的《阿里山姑娘》有没有?”

    苏落挑衅的看着冷雨萱说道。

    “切,是啊,顺手把你也压了下去。”

    冷雨萱翻了个白眼,谁敢和大师姐比吸粉能力,不纯属找虐么。

    “接下来去哪?”

    “就不在这里休息了,我估计记者快到喽,风紧扯呼,我们去鹿港!GOGOGO!”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怎么会不留下些痕迹,有心要查的话还是很好查到的,苏落还不想曝光呢。

    或者说,可能已经曝光了,没公开而已。戴面具最美妙的事情就是,你可以猜到,但是我一天没揭开面具,就都不能咬死我就是。

    确认了,要不要公开他们都得好好想想,都在猜这三个人是湾湾人呢,所以,还可以浪一会。

    “现在都快天黑了,来得及吗?”冷雨萱问道。

    “又不远,都不到100公里,酒店已经订好,去到刚刚好宵夜时间。”

    苏落一把抱过珂珂,丫头“啦啦”了一下午,开始不断打哈欠了,昏昏欲睡中。

    “师父,鹿港有小鹿吗?”

    “有!很多小鹿。你先睡一会哈,等下就能看到小鹿了。”

    有没有小鹿不重要,重要的是先哄这丫头睡,倒是鹿港名称的由来,有说法是因为荷兰时代此港口输出大量的鹿皮而得名。

    到达休息一晚上后,旅途继续。

    “一府、二鹿、三艋舺?”冷雨萱叹了口气,鹿港小镇真的很小镇啊。

    “那都是清代的说法喽,当年是湾湾第二大镇,厉害吧?你看这甕墙,用空酒甕垒砌成墙,通风而美观,而酒甕多得可以拿来砌墙,也反映出鹿港昔日的富足。”

    苏落笑着回道,时代在不断发展呢,总是有的地方没落有的地方崛起,鹿港威武的时候深圳还只是个小渔村,现在的深圳GDP总都要超香江了。

    这样的古镇,逛起来别有一番风味,内地很少能品到这种古风韵味了,而鹿港小镇的街头巷尾处处都流露著乡土的纯朴与古意,如僻处在小巷中的古厝老宅,中山路上仍可见到的古早式中药行、布店等。

    一趟鹿港“小泉州”的古风巡礼,大师姐估计见了她这辈子见过最多的庙宇。

    鹿港八景十二胜,天后宫就不去了,带着个“冷天后”去拜天后,这算什么,砸场子?很容易被天后诅咒的,笑。

    龙山寺还是要去看看的,这被认为是岛内最完整的清代庙宇,建于乾隆朝,造型古朴简洁,宁静大气,确实与其它的观音道场有所不同。

    坐在门前广场的大榕树下休息,突然一块指路牌映入苏落的眼帘。

    “啊哈哈哈哈!找到了!”苏落兴奋的叫嚷着。

    “找到什么?”冷雨好奇的问道。

    “鹿港最著名的景点,咳咳,我自己评的,那边没看到吗?”苏落猥琐的指着前面的一块路牌。

    路牌上面的第一行就写着“扌莫乳巷200米”。

    “喔喔喔喔~!”

    那群狼又起哄了。

    还看什么龙山寺嘛,完全没兴趣了。

    “走走走,去见识下一下!”

    “哈哈哈哈!”

    冷雨萱很头疼,都什么人啊。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苏落啧啧道:“你看看,你们看看,中文就是比英文有意思吧?都不是一个等级的文化啊,NarroAlley,狭窄的小巷。一点意境都没了。狭窄的小巷有什么好奇怪的嘛?但是叫做摸汝巷,它就成景点了。”

    “哈哈哈哈!”

    “上海也有一个啊,叫莫乃弄。”

    “嗯,异曲同工之妙。哈哈哈哈!”

    这就是一长条型店屋间的一道防火巷。这条窄巷,最窄处还不到70公分。如果男女正巧面对面走来,擦身而过时,是你让还是我让,就会处于尴尬的场面了;于是就被戏称出这个名字了。

    冷雨萱:“是啊,就吸引了你们这么一群色狼!”

    苏落:“什么色狼啊,我们都是文化人好么,你知道这个名字反映出来多少东西吗?它不是没有别称啊,君子巷、护胸巷。君子巷多好听,阳春白雪对不对,多高雅!但厉害的是,还是莫汝巷这样下里巴人粗俗的最得人心,反映出人性的好不好,学着点。”

    “嘁!”

    “我知道你不懂的,没体验过是很难理解的,来来来,我吃点亏,我们走一次试下。”

    “滚!珂珂我们走,找好吃的东西去,跟你师父一起,迟早会被他教坏。”

    苏落:“......”

    鹿港小镇,一天逛完了。

    冷雨萱不太明白苏落为什么大老远的非要来这样,好像也不是那么的出色呀。

    “情怀,要有发现美的情怀!我要唱歌了!”

    “不准唱含沙射影的歌曲。”

    “放心,心里有鬼的我怎么唱都含沙射影,再说,我需要含沙射影?我会正面直接喷他喵的。”

    冷雨萱:“.......”

    苏落为什么来鹿港,情怀嘛,我就是过来致敬偶像罗大佑的。

    很多人会说,“政治”占据了罗大佑过多的空间,否则他会如何如何的。苏落觉得那些人都不懂,如果不是这样,罗大佑就最多只是天王巨星,不是大师。

    那个时空,作为艺人敢直接怼当局的,只有他一个,可谓是空前绝后。而另一方面,在当时那戒严时代中,你很难不涉及这方面的东西啊,你想躲都躲不了。你不找他,他也会来找你。

    湾湾早期歌后有首歌叫《今天不回家》,因为“家”代表内地,不回家违反了湾湾反攻战略,所以被禁。按照这种逻辑,现在我们这边一看?神马?你不回家?禁死你!

    你想去哪里讲道理呢?

    罗大佑又是最惨那个,根本就是靶子。每张专辑出来,不是湾湾禁就是内地禁,混合双打。

    没错,有些歌歌词确实有点作死,太辛辣,要禁你也没脾气,但是《童年》都被禁过啊!

    到了今天,我们会说每当《童年》响起时: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啊,那种轻松、快乐、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就会浮现在人们眼前。它让我们每一个人,回忆起记忆中最灿烂最快乐最美好的一段时光。它给人以希望,让人无尽的憧憬;它给人以渴望,让人无限的回味......

    那个时候嘛,对不起了,就是禁到你没脾气。

    所以,管他呢,我就想唱歌,仅此而已。

    苏落带上了面具,乐队准备!

    ......( 娱乐之唯一传说 http://www.xiashu3.com/0_5/ 移动版阅读m.xiashu3.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