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江南之乱(一)
    天启十一年二月初六

    冬日的寒意依旧没有消散,在往年的时日里,居住在江南大地上的百姓们无论是种地的农夫还是做生意的商贾此时已经开始了忙碌的工作,但到了今年这种已经重复了数百年的生活却被打破了。

    安庆府境内的太湖县,这里原本是名闻遐迩的风景胜地鱼米之乡,往日里官道上来来往往的全都是络绎不绝的行人和商贾,但如今这条昔日繁华的官道却已经变得萧条无比,举目望去处处焦黄,田地干裂,四野毫无生机。

    距离一条河堤处有一处小池塘,池塘的水已经半枯,黑乎乎淤泥在冬日的阳光下散发着恶心的臭气。池塘边布满了杂草,十几步外还有几具尸体,这些尸体个个四肢枯瘦,脸色青灰,干巴巴有若骷髅怪物。

    在距离这些尸体不远处则是走来了十七八名或是手持木棒或是手持锄头、铁锹的流民,这些流民全都穿着破旧的棉衣,已经看不出什么颜色的棉衣满是破洞,这些人踉跄的走着,步伐很是发飘,很显然是饿得狠了。

    不仅如此,他们的面目还异常的赤肿,已经看不出他们原本的模样,尤其凌然感到惊悚的是他们的眼眸全都莹莹的闪着绿光,犹如恶狼一般闪烁着贪婪嗜血的目光。

    这些流民脚步踉跄的来到路边的草丛旁蹲了下来,死死的盯着前方的官道,过了好一会听闻一阵脚步声响起,十多名青壮和名女子拥簇着两辆牛车沿着官道走了过来,牛车上除了堆放一些杂物还坐着几名孩童。

    这些青壮一边前进一边警惕的看着四周,当他们看到池塘边倒着的几具尸体时,几名女子全都发出了一声惊呼,脸上露出了惊慌之色,几名青壮也吓了一跳,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棍棒将大车和妇孺护在中间警惕的看着这些朝他们踉跄走来的流民。

    其中一名看似为首的中年人扬起了手中的长刀厉声喝道:“各位,我等只是路过此地,无意于各位为难,还望各位高抬贵手让我等过去,在下感激不尽。”

    十多名流民却是没有说话,只是不断的逼近,大张着嘴巴发出了“呵呵”的声音,嘴里还不时有唾沫流出。

    等到他们走进后,为首的中年人看清了这些人的模样,脸色立刻就变了,大声道:“不好,这些都是吃过人肉的畜生,为了咱们的妻小父母,跟他们拼啦!”

    故老有云:有饥民者,炊人骨以为薪,煮人肉以为食,始知前之人皆为其所食。而食人之人亦不数日面目赤肿,内发燥热而死矣……”

    这就是灾荒年间灭绝人性的举动,吃人。这就是那些饿急了眼的饥民为了活下去他们做出了与禽兽没有任何差别的举动,在这种灭绝人性的举动中,妇女与小孩更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这也是中年人最害怕的事情。

    一名手持木棒的青壮看着朝他们缓缓逼近的饥民颤抖着声音喊道:“你……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呵呵呵……”

    饥民没有理会替他们,依旧朝着他们缓缓逼近,赤肿的脸面就越发扭曲,上面满是残忍而贪婪的表情,尽管青壮们也知道这时候最应该做的就是把这些已经丧失了人性的饥民去全部杀掉,可不知为什么总感觉手中的木棍重于千钧。

    当双方靠近后,为首的一名举起木棍,就朝一名青壮的头颅高高抡起后狠狠的砸了下来,若是被这根儿臂粗的木棍砸中,这名青壮唯一的下场就是脑浆飞溅到底而亡。

    “噗……”

    随着一声闷响,一把长刀从旁边刺来,从这名饥民左侧胸刺入,刀尖从右侧的后背露了出来。血淋淋的刀尖带出了大蓬飞溅的鲜血。

    中年人费力的将长刀抽了出来,扭头对青壮们厉声喝了起来:“你们都是死人啊,还愣着干什么,非要等他们将们杀光,将你们的妻儿掳走沦为肉食才甘心吗?是个爷们的赶紧把他们都杀了!”

    听了中年人的话,青壮们如梦初醒般,高喊着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棍棒朝着饥民们冲了过去。

    或许几个月前这些饥民也跟他们一样,都是在地里刨食吃的农夫,但现在他们却变成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仇人,只有一方能活下来。

    “杀啊!”

    青壮们纷纷冲了过来跟那些饥民们厮打在一起,一时间木棒横飞喝骂声也不断飞扬,不断有人倒地。

    随着时间推移,青壮们渐渐少了起来,尽管他们为了亲人已经拼进全力跟那些饥民们搏斗了,但不久前还只是一些在地里刨食的农夫如何能跟这些已经丧失了人性的饥民相比,加之人数的差距,一刻多钟后便只剩下三名青壮还站立着,而他们的身边则团团围着七八名饥民。

    眼看着只要能将这最后三名青壮杀死,他们便可以掠夺了这些人身上的粮食,至不济还可以将大车上的孩童和旁边的妇女抓起来煮了吃,这些饥民那浮肿的脸上露出了恐怖的笑容。

    眼看着难逃一死,为首的中年人吃力的提起手中的长刀吼道:“反正也是难逃一死,咱们跟他们拼了,杀死一个够本,杀死两个还赚一个,兄弟们,咱们跟他们拼了!”

    “对……跟他们拼了!”

    旁边的两名青壮也握紧了手中的木棍朝着面前的饥民冲去。

    “喝……”

    中年男子自诩难逃一死,本着拼死一个算一个的想法朝距离他最近的那名饥民冲去,手中的长刀高高扬起就要劈下去,不料旁边却神来了一根木棒打在了他的手腕上,只听到啪一声脆响,手中的长刀被打落到了一旁,随后旁边一名手提菜刀的饥民狞笑着朝他砍了过来,他无奈的苦笑一声,闭目受死。

    只是就在他正准备等死的时候,那名正扬刀朝他砍来的饥民脖子上突然多了一根箭矢,这名饥民脸上的狞笑瞬间凝固在脸上,瞪大了眼睛一声不吭的倒在地上。

    “把这些畜生全都杀光,一个不留!”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从后面传了过来,伴随的还有一声暴喝声。天启十一年二月初六

    冬日的寒意依旧没有消散,在往年的时日里,居住在江南大地上的百姓们无论是种地的农夫还是做生意的商贾此时已经开始了忙碌的工作,但到了今年这种已经重复了数百年的生活却被打破了。

    安庆府境内的太湖县,这里原本是名闻遐迩的风景胜地鱼米之乡,往日里官道上来来往往的全都是络绎不绝的行人和商贾,但如今这条昔日繁华的官道却已经变得萧条无比,举目望去处处焦黄,田地干裂,四野毫无生机。

    距离一条河堤处有一处小池塘,池塘的水已经半枯,黑乎乎淤泥在冬日的阳光下散发着恶心的臭气。池塘边布满了杂草,十几步外还有几具尸体,这些尸体个个四肢枯瘦,脸色青灰,干巴巴有若骷髅怪物。

    在距离这些尸体不远处则是走来了十七八名或是手持木棒或是手持锄头、铁锹的流民,这些流民全都穿着破旧的棉衣,已经看不出什么颜色的棉衣满是破洞,这些人踉跄的走着,步伐很是发飘,很显然是饿得狠了。

    不仅如此,他们的面目还异常的赤肿,已经看不出他们原本的模样,尤其凌然感到惊悚的是他们的眼眸全都莹莹的闪着绿光,犹如恶狼一般闪烁着贪婪嗜血的目光。

    这些流民脚步踉跄的来到路边的草丛旁蹲了下来,死死的盯着前方的官道,过了好一会听闻一阵脚步声响起,十多名青壮和名女子拥簇着两辆牛车沿着官道走了过来,牛车上除了堆放一些杂物还坐着几名孩童。

    这些青壮一边前进一边警惕的看着四周,当他们看到池塘边倒着的几具尸体时,几名女子全都发出了一声惊呼,脸上露出了惊慌之色,几名青壮也吓了一跳,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棍棒将大车和妇孺护在中间警惕的看着这些朝他们踉跄走来的流民。

    其中一名看似为首的中年人扬起了手中的长刀厉声喝道:“各位,我等只是路过此地,无意于各位为难,还望各位高抬贵手让我等过去,在下感激不尽。”

    十多名流民却是没有说话,只是不断的逼近,大张着嘴巴发出了“呵呵”的声音,嘴里还不时有唾沫流出。

    等到他们走进后,为首的中年人看清了这些人的模样,脸色立刻就变了,大声道:“不好,这些都是吃过人肉的畜生,为了咱们的妻小父母,跟他们拼啦!”

    故老有云:有饥民者,炊人骨以为薪,煮人肉以为食,始知前之人皆为其所食。而食人之人亦不数日面目赤肿,内发燥热而死矣……”

    这就是灾荒年间灭绝人性的举动,吃人。这就是那些饿急了眼的饥民为了活下去他们做出了与禽兽没有任何差别的举动,在这种灭绝人性的举动中,妇女与小孩更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这也是中年人最害怕的事情。

    一名手持木棒的青壮看着朝他们缓缓逼近的饥民颤抖着声音喊道:“你……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呵呵呵……”

    饥民没有理会替他们,依旧朝着他们缓缓逼近,赤肿的脸面就越发扭曲,上面满是残忍而贪婪的表情,尽管青壮们也知道这时候最应该做的就是把这些已经丧失了人性的饥民去全部杀掉,可不知为什么总感觉手中的木棍重于千钧。

    当双方靠近后,为首的一名举起木棍,就朝一名青壮的头颅高高抡起后狠狠的砸了下来,若是被这根儿臂粗的木棍砸中,这名青壮唯一的下场就是脑浆飞溅到底而亡。

    “噗……”

    随着一声闷响,一把长刀从旁边刺来,从这名饥民左侧胸刺入,刀尖从右侧的后背露了出来。血淋淋的刀尖带出了大蓬飞溅的鲜血。

    中年人费力的将长刀抽了出来,扭头对青壮们厉声喝了起来:“你们都是死人啊,还愣着干什么,非要等他们将们杀光,将你们的妻儿掳走沦为肉食才甘心吗?是个爷们的赶紧把他们都杀了!”

    听了中年人的话,青壮们如梦初醒般,高喊着纷纷举起了手中的棍棒朝着饥民们冲了过去。

    或许几个月前这些饥民也跟他们一样,都是在地里刨食吃的农夫,但现在他们却变成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仇人,只有一方能活下来。

    “杀啊!”

    青壮们纷纷冲了过来跟那些饥民们厮打在一起,一时间木棒横飞喝骂声也不断飞扬,不断有人倒地。

    随着时间推移,青壮们渐渐少了起来,尽管他们为了亲人已经拼进全力跟那些饥民们搏斗了,但不久前还只是一些在地里刨食的农夫如何能跟这些已经丧失了人性的饥民相比,加之人数的差距,一刻多钟后便只剩下三名青壮还站立着,而他们的身边则团团围着七八名饥民。

    眼看着只要能将这最后三名青壮杀死,他们便可以掠夺了这些人身上的粮食,至不济还可以将大车上的孩童和旁边的妇女抓起来煮了吃,这些饥民那浮肿的脸上露出了恐怖的笑容。

    眼看着难逃一死,为首的中年人吃力的提起手中的长刀吼道:“反正也是难逃一死,咱们跟他们拼了,杀死一个够本,杀死两个还赚一个,兄弟们,咱们跟他们拼了!”

    “对……跟他们拼了!”

    旁边的两名青壮也握紧了手中的木棍朝着面前的饥民冲去。

    “喝……”

    中年男子自诩难逃一死,本着拼死一个算一个的想法朝距离他最近的那名饥民冲去,手中的长刀高高扬起就要劈下去,不料旁边却神来了一根木棒打在了他的手腕上,只听到啪一声脆响,手中的长刀被打落到了一旁,随后旁边一名手提菜刀的饥民狞笑着朝他砍了过来,他无奈的苦笑一声,闭目受死。

    只是就在他正准备等死的时候,那名正扬刀朝他砍来的饥民脖子上突然多了一根箭矢,这名饥民脸上的狞笑瞬间凝固在脸上,瞪大了眼睛一声不吭的倒在地上。

    “把这些畜生全都杀光,一个不留!”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从后面传了过来,伴随的还有一声暴喝声。( 我在明朝当国公 http://www.xiashu3.com/0_532/ 移动版阅读m.xiashu3.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