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穿越小说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正文 第十三章 有人高兴有人愁
    一间装饰精致的房间里,六盆烧得通红的炭火放在房间的角落里,将整个房间烘烤得温暖如春,将冰冷的寒冬牢牢的阻隔在了屋外。

    东来银楼的石掌柜此刻正坐在房间的圆桌旁,恭敬的将一本账簿递给坐在另一头的穿着青蓝色补子服,头戴一顶乌纱帽年纪三十多岁,面白无须神情悠闲的太监,他衣袖上绣着的三条金线表明了此人是一名六品副统领级的太监。

    只见石掌柜恭敬的说道:“曹公公,这是东来银楼上个月的账本,请您过目。”

    若是让旁人看到必然会感到震惊,能让身为南京规模最大的的东来银楼的掌柜用如此恭敬的态度来对待的人整个南京城不会超过两巴掌之数,这个太监是何许人也,竟然能让石掌柜如此小心翼翼。

    其实,如果有南京的官员在场的话就会知道,坐在石掌柜面前的这名太监就是赫赫有名的南京镇守太监曹大忠。

    只见曹大忠拿起账本,翘起“兰花指”慢慢翻看了起来,虽然在一般人看来这样的姿势很娘,但石掌柜却丝毫没有敢嘲笑的意思,他很清楚眼前这个有些娘娘腔的家伙随便动动手指就可以把自己碾成粉末。

    过了一会,曹大忠放下账本满意的点了点头用宦官特有的带着尖锐的声音说道:“石掌柜,这个月我们东来顺银楼的生意明显好了很多啊,石掌柜您功不可没,咱家会把你的功劳如实向九千岁禀报的,您就等着领赏吧。”

    石掌柜有些惶恐道:“多谢曹公公的夸奖,其实这个月的生意好了这么多,那要多亏了那位南洋来的杨公子卖给咱们的玻璃镜子,否则小人即便有三头六臂也没法让生意变得那么好啊。”

    “嗯,这个杨公子确实是个人才,手里头竟然有那么多上等的玻璃镜子。”曹大忠眼中闪过一丝异彩,看着石掌柜试探着问道:“石掌柜,你看我们能不能从那个杨公子……也就是杨峰的手里把这条玻璃的路子给弄到手,这样一来我们就不用每次都眼巴巴的等着那个杨峰送货了,赚的银子也就更多了。”

    石掌柜苦笑道:“曹公公,您以为小人不想吗?其实在那些玻璃镜子出现的这大半个月里,聚宝斋那些人早就对咱们的生意虎视眈眈了,而且那位杨公子也没有瞒着咱们,那些玻璃是从极西之地的欧巴罗弄来的。欧巴罗距离咱们大明足有数万里之遥,来回一趟就要一年的时间。大海风高浪险,十条船去了能回来五条船就算是老天爷开恩了,咱们谁有那个本事去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买东西?要是这么容易就弄到货的话,聚宝斋那些人早去了,就是因为路途太过艰险所有我们只能干瞪眼啊。”

    “竟有此事?”曹大忠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咱家原来还奇怪呢,那个姓杨的家伙有了那么一条赚钱的门路,南京城里那些见钱眼开的勋贵们竟然没人眼红,那小子还能大摇大摆的在南京城里晃荡,感情是这条路子人人都知道,却没人有那份能耐啊!”

    “谁说不是呢。”石掌柜无奈的说道:“谁愿意花一年的时间冒着船毁人亡的风险去赚那些钱啊,有那份时间和劲头干什么不能赚钱,何必赚这种卖命钱呢。”

    “这么说来那个杨公子倒是个挺有意思的人呢。”曹大忠突然笑了起来,尖锐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起来,“这样吧,下次那个杨公子再来的时候你把他带来让咱家看看,咱家倒是很想看看这位这位少年俊杰啊,嘎嘎嘎……”随着话音落下,一阵夜枭般的笑声在房间里响了起来……

    曹大忠自然是高兴的,因为杨峰带来的玻璃镜子在南京城已经引发了一阵抢购的热潮。尤其是南京城里的贵妇以及大家闺秀们更是非常喜欢这种制作精美清晰无比的镜子。光是半个月的时间,这些镜子就给他带来了近两万两银子的利润,对于已经没办法近女色也没法光宗耀祖的太监来说,金钱在他们的心里自然也就格外的重要。

    曹大忠高兴了,自然就有不高兴的,尤其是东顺银楼的对手聚宝斋的日子就不那么好过了。原本聚宝斋作为在南京盘踞了上百年的老牌老店,聚宝斋无论在规模还是实力上都远超东顺银楼,平日里也能将东顺银楼牢牢的压在身下,可这次东顺银楼却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使得聚宝斋上下变得很是灰头土脸,尤其是当许多贵妇小姐派人来购买镜子时,聚宝斋的人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多少年了聚宝斋什么时候丢过这么大的人。

    几乎是曹大忠会见石掌柜的时候,在一座漂亮的庭院里,天上依旧飘着洁白的雪花,在庭院当中的一个小亭子里却坐着几名身着锦袍的年轻人,在这些年轻人的旁边则站着十多名侍女打扮的少女。亭子的中央摆放着一个石桌,石桌上摆放着一个燃烧着热气的铜制的火锅和几副碗筷,火锅里的水已经烧开了,滚滚的汤水不住的翻滚,翻腾的蒸汽不断的升腾而起,一股肉香不断从火锅里冒出。

    其中一名身穿绯红色锦服的年轻人面色有些阴沉的对一旁的侍女问道:“聚宝斋的梁掌柜到了么?”

    这名侍女赶紧低头答道:“回国公爷话,梁掌柜早在两刻钟前就到了,此刻正在外头跪着呢。”

    年轻人冷哼了一声:“这个蠢货还敢来,他就不怕我打断他的腿么?”

    一旁的一名圆脸的年轻人笑道:“徐世兄何必恼怒,事情的经过我等已然知晓,这个梁掌柜其实也挺冤枉的,都是下面的人太过胡来,以至于让他替下面的人顶缸。”

    原来这个为首的年轻人竟然就是号称大明第一勋贵的魏国公徐弘基,今年三十一岁的徐弘基正值壮年,当他听说东顺银楼新推出了一款玻璃镜子风靡了整个南京,引得南京无数贵妇和大家闺秀们派人抢购。对于生意异常敏感的他赶紧派人去打听,只是打听完后却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整个人几乎背过气去,感情这个生意竟然是被自家的店铺亲手推到了对手的怀抱里,气得七窍生烟的徐弘基立刻派人把聚宝斋的掌柜给喊了过来。( 我在明朝当国公 http://www.xiashu3.com/0_532/ 移动版阅读m.xiashu3.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