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都市小说 > 豪门风流史 > 第080章 香艳玉姐 二(67-80)
    “信,我相信你了,我相信你有那本事了,好则天,你放过我吧,好不好,不然,我真的生气了。”陈玉洁自己也没有搞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嘴里一边在让李则天放过自己,但是自己的玉殿在顶上了李则天的大喀秋莎之后,竟然就那么停在了那里。“

    这一次,陈玉洁可以清楚的感觉得到,李则天的坚硬而火热的大喀秋莎已经深深的顶到了自己的殿肉之间,那顶端虽然顶到了自己的骨头上,但是不但没有给自己带来什么不适的感觉,反而让自己更加的感觉到了一丝刺激:“则天说得没错,他真的能,真的能刺穿我的身体呢。”

    似乎想要证明自己的感觉是不是正确的一样的,陈玉洁借着自己挣扎的机会,又一次的动了一体,不过这一次不是要脱离和李则天的大喀秋莎的接触,而是再一次的将她的正在黑色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殿朝着李则天坚硬的大喀秋莎相反的方向动了一下,使得她的玉殿和李则天的大喀秋莎接触得更紧密了起来。

    这样的行动,陈玉洁自己都没来由的感觉到了一阵的娇羞,但是陈玉洁却还是轻声的道:“则天,我相信了,我相信了还不行么,你放过我吧,你放过我吧。”一边这样子说着,陈玉洁一边伸出了一只手来,轻轻的握住了李则天正在自己柔软而平坦的之上揉动着的手,只是她在抓住了李则天的手以后,却停在那里不动了,这样子做的用意,究竟是要将李则天的手拿开,还是害怕李则天真的听了自己的话就放过自己而阻止李则天放过自己,也只有这个美艳少妇自己的心中清楚了。

    “玉洁姐,你现在相信了么,但是,你不觉得有些晚了么,你看看,我都这个样子了,怎么放过你呀。”一边说着,李则天一边跟恶作剧一样的,猛的了一下腰身,使得自己坚硬而火热的大喀秋莎,猛的在陈玉洁的一个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殿之上顶了一下。

    这一次,陈玉洁是真切的感受到了李则天能将自己刺穿的坚硬了,心中不由的嘤咛了一声,而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下水道里面更剧烈的蠕动了起来,丝丝的液体,也渗了出来很快的就让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感觉到了自己两退之间的一片湿意。

    李则天已经能清楚的感觉得到,陈玉洁的身体已经慢慢的软了起来,而抓着自己的手的玉手,也是那样的无力,尤其是听到了陈玉洁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以后,李则天知道,这个风情万种的少妇,已经给自己挑逗得情动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李则天的胆子更加的大了起来。

    所以,李则天一边继续的感受着自己的坚硬而火热的大喀秋莎深深的顶入到了陈玉洁的一个正在黑色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玉殿之中带来的刺激的感觉,一边将放在了陈玉洁的之上的手慢慢的滑动了起来,向着陈玉洁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两陀之上挺进了起来。

    陈玉洁也感觉到了李则天的举动,本来身体就有些发软的她只觉得,身体更软了起来,现在的她,只觉得光凭着自己的力气,似乎已经不能够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了,而是慢慢的软在了李则天的身上,这样一来,就使得陈玉洁的香软的背部,已经靠在了李则天的怀里了。

    李则天看到,现在的陈玉洁的一个秀美的脖子,就在自己的嘴边不远的地方,而从陈玉洁的身体里散发出来的那种成熟少妇身体里特有的气息也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而看到陈玉洁的秀美的脖子以后,李则天就如同看到了一个绝世的珍品一样的,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躁动,伸出舌头来,在陈玉洁的脖子上轻轻的舔了一下。

    陈玉洁的再也忍不住的鼻子里面发出了一声嘤咛,也不知是受不了这个刺激还是别的原因,陈玉洁突然间伸长了脖子,看到了陈玉洁的举动,李则天的嘴角的邪笑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脖子是女人比较敏感的部位之一,别的女人如果受到这样的挑逗,肯定是会缩脖子的,而陈玉洁竟然伸长了脖子,那就意味着陈玉洁很享受这样的刺激,通过这样的举动来暗示自己,可以动作更大胆一些。

    李则天从来都是色中恶鬼,现在陈玉洁都做出了这样的暗示来了,李则天又怎么会不加大举动呢,在这种情况之下,李则天慢慢的,一下一下的开始在陈玉洁的如同白玉一样的脖子上舔了起来,李则天的动作是那么的轻柔,那样子,就像是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会损坏一件稀世珍品一样的。

    陈玉洁感觉到,李则天的举动是那样的轻柔,那样的熟练,每一下,都仿佛要舔到自己的心上一样的,而现在自己不仅是脖子上变得酥痒了起来,就连整个身体,都变得酥痒了起来,而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下水道里的液体,更是源源不断的流了出来,让她已经感觉到了大退根部都有了一片湿意。

    这时的陈玉洁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已经微微的闭了起来,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也露出了几分享受的表情,而感觉到李则天在自己的玉殿之上顶了一下不动了以后,这个美艳的少妇似乎有些按耐不住自己一样的,竟然又一次的轻轻的动了起来,不过这一次,陈玉洁绝对不是挣扎,而是拿着自己的正在黑色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殿,轻轻的隔着裤子,在李则天的大喀秋莎上摩擦了起来。

    女人都是感情复杂的动物,虽然陈玉洁的身体已经体现出了对李则天的渴望,但是陈玉洁的嘴里却还在说着:“则天,不要,不要这样子,我,我真的生气了,真的生气了。”从李则天搂住了陈玉洁开始,陈玉洁就一直在说着生气了,但是现在陈玉洁的正紧紧包裹着她的丰腴而肥美的下水道的贴身衣物都已经湿透了,陈玉洁也还没有发脾气,不但如此,语气反而变得更加的妩媚了起来,真不知道陈玉洁的心中是怎么想的。

    李则天也感觉到了陈玉洁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软了起来,知道时候差不多了,所以本来都已经摸到了陈玉洁的一对正在上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两陀的边缘的手,却突然间改变了动作,来到了陈玉洁的之上,并且向着她女性身体最重要,也是最敏感的部位进发了起来。

    现在的李则天的舌头,不停的在陈玉洁的白玉般的脖子上温柔的舔着,而手也向着陈玉洁的两退之间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挺进着,大喀秋莎更是顶向了陈玉洁的一个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殿之上,这样的刺激,让李则天也终于露出了如狼一样的目光。

    感受到了李则天的手已经伸向了自己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一种异样的刺激涌上心头,使得这个美妙的少妇情不自禁的微微分开了玉退,同时挺起了腰身,使得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下水道更加的突出了出来,以一种最热情的姿势,迎接着李则天的大手的到来。

    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摸到陈玉洁的身体最重要的部位了,而这也意味着自己距离征服这个美妙少妇又进了一步,李则天兴奋得全身都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李则天手一伸,就要侵犯陈玉洁的身体,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陈玉洁的声音喃喃的响了起来:“则天,你,你要了我吧,你,你这么坏,竟然,竟然这样对我,将我弄得,弄得欲罢不能的,但是,但是我恨你。”

    听到陈玉洁这样一说,李则天不由的微微一愣,手都已经能感觉得到从陈玉洁的两退之间散发出来的那种温热气息的李则天动作不由的微微一顿,在这种情况之下,李则天不由的暗叹了一声,手又收了回来,和陈玉洁在一起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李则天还是知道陈玉洁的脾气的。

    虽然自己现在用下流的手法将陈玉洁给挑逗得情动了起来,如果自己坚持要将自己的坚硬而火热的大喀秋莎刺入到陈玉洁的两退之是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小嘴里面去,陈玉洁也许不但不会反抗,说不定还会热情的迎合自己,不管怎么说,陈玉洁也有做为一个女人的最基本的生理需要的对不对。

    但是在这一次以后,陈玉洁是绝对不会再理会自己了,不会再和自己在一起了,到那个时候,可以说是自己得到了陈玉洁的身体,但是却同时永远的失去陈玉洁的,而面对着这样的一个美妙的少妇,李则天绝对不会只想着和她春风一度的,他想的是长期和陈玉洁在一起。

    陈玉洁本来已经张开了玉退,挺起了腰身,使得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下水道在李则天的手下更加的突出了出来,以一种无比热情的姿势迎接着李则天的到来的,现在看到自己在说出了那样的一句话以后,李则天竟然将手缩了回去,在这种情况之下,陈玉洁突然间有了一种想要抓狂的冲动。

    在陈玉洁的心目之中,这个李则天虽然是个二世祖,也是个大萝卜,但是自己却不知怎么回事,一颗芳心已经系在了李则天的身上,不然的话,在那天李则天挑逗了自己以后,陈玉洁也不会在今天明明知道是李则天一个人在家,还跑到李则天的家里来了。

    如果不是对李则天有好感,陈玉洁也绝对不会让这个少年,如此的轻薄自己了,而那些挣扎,那些阻止李则天的话,都是陈玉洁为了显示一个女性的娇羞而做出来的,不然的话,陈玉洁总不能叉开玉退,对李则天说则天,来吧,我早就想让你上我了,来满足我吧。

    李则天在自己的软声哀求和挣扎之下,却还坚持着挑逗着自己,这让陈玉洁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兴奋,在知道李则天就要用他坚硬而火热的大喀秋莎来塞满自己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下水道以后,陈玉洁也是充满了兴奋和期待的,不然,她也不会做出那样一种热情的姿势来迎接着李则天的进入了。

    但是想到做为一个女人,怎么的在最后关头,也要表现一下自己的立场的对不对,所以陈玉洁才会说出了那样的话来,但是只有陈玉洁自己知道,自己的话的重点是在要了我吧之上,而什么我恨你的话,则完全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心理上的平衡而说出来的。

    本来陈玉洁以为,凭着刚刚李则天不顾自己的阻拦而轻薄自己的举动来看,自己这一句话,也一定不会在李则天的心中产生什么不良反应,而在说过那句话以后,陈玉洁甚至已经相像起了李则天在自己的身上挥鞭杨马的样子,想到李则天的大喀秋莎在自己的下水道里面进进出出,汁水淋漓的样子,陈玉洁甚至都能感觉到自己的下水道已经张开了热情的嘴唇。

    但是陈玉洁却没有想到,李则天在这个关心,竟然缩回去了手去了,在这种情况之下,陈玉洁心中突然间生了出想要抽自己两个耳光的冲动来,自己已经一千个一万个愿意了,怎么还要说那种话呢,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么,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陈玉洁又能怎么样呢,难道要她再改变态度对李则天说:“则天,我错了,刚刚那话不是我的本心,我就是想让你要了我》”么。

    李则天一世英明,但是在今天这件事情上,却犯了主观主意的错误,如果说他知道陈玉洁说那话竟然是出于这样的一个目的的话,会不会后悔得连饭也吃不下去呢,但是现在的李则天还没有意识到陈玉洁是口不对心,想到了自己现在如果将自己的大喀秋莎塞入到陈玉洁的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下水道里可能会永远失去陈玉洁的事实,李则天虽然已经胀得难受了,但是却还是缩回了手。( 豪门风流史 http://www.xiashu3.com/9_9597/ 移动版阅读m.xiashu3.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