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书网 > 玄幻小说 > 人妻小说 > 妻?鸡?1
    序言

    有句老话:宁可娶个婊子做妻子,也不娶个妻子做婊子。

    这两条我都做到了,也都没有做到:我娶了一个妓女做妻子,婚后的她继续

    当妓女……。我不后悔因为我喜欢,因为我爱她,我的云!

    (一)

    我妻子云和我结婚前就不是处女了!这是在婚前我就知道的。今年28岁的

    她已有六年的史及三年的婚史。

    我认识她是在六年前,那时美丽漂亮青春的她已经是我哥们青的女朋友了。

    青比我们都大,开始时青总对我们吹嘘和云作爱是多么的舒服!云的nǎi子多大、

    屁股多圆、yīn道多紧……

    其实云的nǎi子和屁股我们都看到过,云平时穿的就比较暴露,加上青又总不

    许她穿内裤和胸罩,而且还常常在喝完酒后不论有多少人在场,拉过云就又摸又

    亲,有时直接把她的上衣撩起来当着我们这班小兄弟的面揉着云的丰满的,

    另一只手就会拉起她的短裙,露出云那圆若两个半球的雪白的臀部,看的我们直

    咽口水。

    而22岁的云开始时很害羞,总是用双手极力的阻挡青近似野蛮的动作,但

    渐渐的迫于青的淫威,而且她也是真的爱着青,再加上习惯了,也就不再当回事

    了,我们也乐得大饱眼福。

    当云已经成为我妻子后,我问起她那时的感受,她娇羞的说:“被你们那么

    多人看到私处,第一次人家羞的哭了。第二次时除了害羞外,就是觉得有种怪怪

    的感觉,既怕被你们看到,又想多露出一点。”

    后来不知怎么的,青开始讨厌云了,也许是玩腻了吧,总听到青大喊着:

    “滚——!你这个不要脸的婊子!你去卖吧!”并看到云含着眼泪飞快的跑开。

    这也是后来我们结婚后每次或与别人上床时,云最爱听也是听后最兴奋的一

    句话。

    有好几次我看到我的几个哥们从云的房子里出来,脸上挂着淫荡的表情,我

    就知道云刚刚被他们奸污了!但不知为什么,我始终没参与过他们对云的奸淫。

    婚后的云对我说,正是那些哥们对她一次又一次的奸淫,才使她走上了后来的道

    路,也是我后来在多年后又遇到了已经成为婊子的云,并娶了她。

    当云23岁时,青因为一次街区间的流氓打架而砍死了对方的两个兄弟,被

    对方索命,我们一帮兄弟也四分五裂。当时听说云成了其他帮派的老大的情妇,

    但好景不长,半年后的大抓时云的靠山进了大狱,云从此以卖身为生,而且还渐

    渐有了名气——以风骚、不要脸而出名!我也是从那以后才又听到她的消息的。

    我再次遇到的是两年以后了,25岁的她由于有了太多男人的jīng液的滋养而

    出落得更加迷人,尤其是那个丰满的圆臀,被太多的人操过,仿佛要随时从紧绷

    绷的裤子里爆出来,使你忍不住想扑上去狠狠的亲一口。但你也许不信,此时人

    尽可夫的云,竟时常在脸上飞过一抹红晕,同时再加上娇羞的一瞥,令人心颤,

    也正是如此,我才会娶了她。

    (二)

    说起两年后我们的相遇,也不禁令人心跳。

    当时的我已经结束了街头混混的生活,有了一份稳定的生活,以前的兄弟也

    都没了来往,除了亮和平,他们和我都是当年与青一起混社会的哥们。

    亮比我大两岁,平比我小一岁,却都一样的好色,最可贵的是:他们也和我

    一样,对于女人的屁股斤斤计较,那紧绷的、圆圆的、肥大的屁股,被包在各式

    各样、或透、或漏、或二者兼有的裤子外,而隐隐可见的内裤的那两道八字形的

    勒痕,则勾起我们无限的幻想,尤其是夏天,浅色外裤下一件小小的深色低腰内

    裤会令我们哥三个流着口水偷偷的跟出几条街。

    我的妻子云当年就经常这样穿戴,令我们目瞪口呆:

    “小心看瞎了你们的狗眼!”

    云笑咪咪淫荡的故意晃着肥硕的屁股,在乳白色的西裤下,紧紧勾勒出紫色

    的低腰内裤,而其中的一道八字,已经被丰满的屁股挤到了臀缝里,小半个圆圆

    的屁股就仿佛直接暴露在明亮的阳光下。

    ———眩晕!!

    云一转身,正面丰满的阴部被勒出两个胖胖的嘴唇,好像一动一动的要张嘴

    诉说什么,我狠狠的吞了一下口水对自己说:

    有朝一日,我要把脸深深的埋在这个女人丰满的屁股上,从后到前在从前到

    后仔细的品尝她那神秘地带的每一丝气息,少活两年也值了。

    “云姐,让我们也尝尝你后面的滋味吧—!”

    亮嬉皮笑脸的调戏云,一旁的平也附和着。

    “行呀!明早上我上完厕所叫你,可不能不来!”

    云走过去坐在亮的腿上,亲昵的使劲用屁股蹭亮的下身,亮幸福的眯起了眼

    睛,我则吞着口水直喘粗气。

    “我也要!”平忍耐不住。

    “来啊,找你大哥要去,他发话,我让你睡一晚上,保证爽死你,哈哈!”

    调笑之中云转身而去,留下一阵令人眩迷的香味和目瞪口呆的三兄弟。结婚

    后我问云当时的想法,她只淡淡的说了一句:

    “看着你们流口水我心里挺不忍的,反正不是处女,谁干都是干,而且不同

    的男人也会带给我不同的快感,要不然我也不会去卖身。”

    我热血沸腾!可当时我刚刚入道,资历比起亮和平来要浅,不太敢和当时老

    大的女人开玩笑。后来对云的迷恋又发展成了崇拜,由对她身体一部分的崇拜发

    展到了对她整个的人、一颦一笑的崇拜,后来云失宠后亮与平都数次的得到了云

    的身体,并在事后大发感慨:

    “妈的!婊子、绝对天生的婊子、太会伺候男人了,让你爽翻天。兄弟,有

    机会一定要操一下云,不然枉为一世!”

    这就是云!

    我好几次看到她雪白的身子、令我发疯的臀部、和迷人的xiāo穴,还有xiāo穴里

    插着的各式各样或长或短或粗或细的yīn茎,还有那不断流出来的白色乳液,但我

    始终没有勇气象其他兄弟那样揪着她的头发疯狂的运动并高喊着:

    ――“婊子!云你这个臭婊子……!”

    我不敢这样做因为

    ———我崇拜!

    (三)

    一天亮和平一起兴冲冲的来找我,兴奋得语无伦次,争着告诉我,在我们这

    座城市最有名的一家“妓院”里,发现了有着最迷人臀部的婊子,且皮肤白嫩、

    身形丰满、风骚迷人、上下的活都非常好,已经成为这座城市的名妓中之一了,

    最难得的是她有一个奇怪的习惯:

    不是有钱的都可以操她的,她挑选的是与客人的缘分,无论是达官贵族还是

    下里巴人,如果看着不顺眼,即没有缘分的,出多少钱使多大劲也不伺候。投缘

    的客人哪怕没钱,身份再低贱,照样脱了裤子随你操,而且乳交一样不少。

    传说本市的一位副市长在随从的陪同下浩浩荡荡专程来玩,点名就要操她,

    结果由于气质太过于猥琐,也就只能摸了摸她的打个飞机带着遗憾与不满离

    去,而另一个街头偶遇的车站值班员却因为投缘没花一分钱,她出钱主动在宾馆

    让他操了一天一夜,据说那值班员事后连续调了两个班在家休息……

    这个妓女就是云!

    亮和平也是偶然从别人口中知道,就立即去找了云,云见了他们以后非常高

    兴,毕竟时过境迁人已不同,当年是受我们尊敬的“云姐”,大家只能偷偷咽咽

    口水,如今沦落为了万人骑的婊子,大家禁不住又说到了当年不可一世的青,今

    天已是一钵黄土了,却连一个坟前烧制的人都没有,大家不禁伤感起来……

    当云知道我们三个还经常来往后,连连问起我的消息,知道我们都没有女朋

    友后,当即表示:

    如果我们不嫌弃她的身子,以后她永远对我们三个免费,而且随叫随到,任

    何方式都可以用,决不反悔!

    当时就把亮和平感动的眼泪直流。当晚一起去痛痛快快的喝了个酩酊大醉,

    之后云果然没有食言带着他们在宾馆开房,大玩了一场二龙戏珠的把戏。情节我

    就不细细形容了,反正用亮和平的话讲:一晚上反反复复上上下下差点休克,而

    云也是下身肿痛、嘴酸脸麻、整整昏睡了一天……;分手时一再交代下次我们三

    个一齐来。

    我听完后恨的牙根痒痒,给他们一人一大脚,大骂他们不够意思不仁义不是

    东西是混蛋!是乌龟王八蛋(其实后来的我才是不折不扣的乌龟王八,而且当得

    有滋有味)——这样的事情不叫我!!他们两人嬉皮笑脸的解释了半天,找出了

    所有可以找的理由,其实非常简单――那天我加班。

    按捺不住激动,立即行动!

    我二话不说拉起他们打车向那地方狂奔,按捺着狂跳不止的心脏三步并作两

    步奔上楼,想立即能够看到我魂牵梦绕的、有着迷人屁股的云姐……!

    谁知妈咪却告诉我,云被两个港商包了一星期,已经踏上了外地的火车…!

    那一瞬间,我一拳重重砸在了身旁的门上,在妈咪诧异的目光中转身而去,

    第二天手肿得老高,亮和平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昔日老大的姘头、如今的婊

    子会这样令我着迷,平时各种各样的女人还有不少的鸡都在我们身下呻吟,而这

    样的女人有什么特别的吗?

    十天后,亮和平又一次兴冲冲来找我:

    “云姐回来了!”

    “你别误会,我们俩可没有单独去找她,我们为了你,专门找妈咪后才知道

    的!”

    两人急切的辩解,没时间和他们计较,立即出发!――出乎我意料的是他们

    俩都借口有要紧事办,不能去,却又极力劝解我单独去:

    “反正我们操过她了,你一个人去吧,不过小心别让她把你榨干了。”

    “对了,她的逼比当年松了,不过技术比当年好多了!”

    两人一唱一和的把我推出门,我一边琢磨他们的话一边招手叫了一辆出租,

    是的,当年云失宠了以后,我们那班兄弟差不多都上过她,唯有我因为敬慕而不

    敢。

    当我见到云的第一眼印象是:太美了!云较以前又丰满了许多,皮肤细白,

    双乳峰挺在薄纱披风下若隐若现,一条短皮裙包不住丰腴的羊脂般的大腿,坐在

    沙发上半开半合的大腿里,白色内裤若隐若现。最可贵的是,云抬眼见到我后愣

    了足足半分钟,之后一抹绯红竟然现在她白嫩的脸庞上,双眼含春柔情似水,我

    的骨头都要化了……

    (四)

    云的住处是和另一个小姐岩合租的,当我俩依偎着走进门的时候,岩光着上

    身,下穿一条丁字内裤,正往脸上抹着化妆品,见我们进来,只淡淡的说了句:

    “少见你把客人带回家来,稍等一下我这就走!”

    我虽然玩过不少妓女,但她们的住处我还是头一次见。

    终于,不大的房子里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云侧身坐在温馨的灯光阴影里,

    半边的脸上洒满了明亮,而那一丝红晕又飞上了脸庞,眼里含着无限的娇媚飞快

    的瞟我一眼又转过头去看着墙角,我不懂,一个妓女怎会有如此的撩人的风韵?

    眼里瞟着云胸前一片雪白的肌肤、还有那若隐若现的双乳,压在床上曲线毕露的

    臀部与双腿构成的优美弧线,我口干舌燥。一瓶红酒打开了我们的话题:

    失宠后的云几乎被青用各种方法虐待过了,但云依然还爱着青,当她发现自

    己的身子在阳光下被暴露给青的兄弟、被大家用视觉奸淫着的时候,青的yīn茎可

    以长时间的保持怒张的状态,而自己的神秘地带被当众展示的那种前所未有的兴

    奋,更令人着迷。

    终于有一天,青当众愤怒的叫喊着,大骂云是一个不要脸的臭婊子、让兄弟

    们去操她的时候,她注意到青的yīn茎胀大到前所未有的程度,而自己的下身在那

    一瞬间——湿了,双乳也迅速的胀了起来,呼吸急促、双颊发烫,云的身体竟然

    出现了的反应。

    在场的兄弟包括青,看到她的反应都以为是委屈和羞愧的结果,那一刻,云

    知道了自己的骨子里带的是对于女人来讲既是最宝贵的又是最可怕的东西――风

    骚!可以说后来兄弟们在青的允许下轮流上我未来妻子云的床,也是云骨子里风

    骚的结果。

    看着自己的女人被大家操,成为不折不扣的婊子,青的性快感像波涛一样汹

    涌而来,往往在云刚被其他兄弟操过之后,阴毛被自己的yín水与汗液打湿后缠绕

    在一起,微微张开的外阴里留着乳白色残留的jīng液的时候,青立即抓着云飘逸的

    长发让他跪在自己双腿前,一面将yīn茎狠狠的塞进云的嘴里一面恶狠狠的骂:

    “……婊子!……云……你…这个………不要脸的……婊子!你是一只……

    母……狗!”

    一面痛快淋漓的在云的嘴里爆射,而此时的云的yīn道会出现阵阵的痉挛,又

    一次到了!

    后来云走上妓女的道路,以及嫁给我后换了一种方式继续卖身都与这一段的

    生活有关;而我的心理与青的又何其相似?自己同时看到自己的女人、妻子

    的yīn道里流着别人的jīng液、妻子的嘴里含着别人刚射出的jīng液,带给我的刺激与

    快感,比让我亲自要强烈100倍!!

    (五)

    终于,微醺的我们拥抱在了一起,云用劲挤压自己柔软丰满的双乳,将我的

    脸深深埋了进去,稍稍发黑的rǔ头挺立着,含在嘴里感觉硬硬的,带着旁边稍硬

    的乳晕,一跳跳的,当我的嘴顺着她微微隆起的小腹、滑过羊脂般细腻的大腿,

    最终停留在我魂牵梦绕的臀部时,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我嘴里呼出的热气打在她白嫩的肌肤上时我醉了!仿佛离家远游的孩子终于

    找到了家,沙漠中挣扎已久的人突然看到了一眼清泉,我深情的吻着她臀部的每

    一寸肌肤,站在床边背对着我一丝不挂的她,臀部显得是那样的结实圆润挺拔,

    我终于忍不住粗暴的拨开了她丰满的臀缝,不顾禁忌地找到了那早已yín水泛滥的

    肉缝,伸出了舌头……!

    玩过鸡的朋友都知道,只要价钱合理,鸡会舔你的任何地方让你射在她任何

    部位的,但没有谁会去为一个婊子的,但我做了,当我的舌头刚一碰到她那

    被无数男人的生殖器摩擦过、被数不清的jīng液打湿过,被许多双手揉搓过的外阴

    时,云的身体轻轻一震,重重的哼了一声,立即转过身推开我的头,无限娇羞又

    坚决的说:

    “……嗯……不要……好脏的………”

    “我不嫌脏,我还要娶你……”

    “不行……我是个婊子,我的身子太脏!”

    “我不在乎,你的身子在我眼里是最干净最圣洁的!”

    “我会给你戴绿帽子的。”

    “我喜欢戴绿帽子……越多越好………”

    “……你喜欢……做王八……?”

    “喜………欢,做梦都……想。”

    “结婚……后…我要……继续……卖身。”

    “我……喜欢你……干这个!…我要……让我……所………有的朋……友、

    同……学、………同事们都来操你。”

    “行,我免费……啊!—啊……”

    在我舌头迅猛的攻势下,云的下身早已经洪水泛滥,巨大的快感令她浑身哆

    嗦,虽然操她的人无数,却从没人会为身为妓女的她,这也是妓女的悲哀。

    我舔着那个在别人眼里肮脏的肉缝,酸中带点淡淡的骚味,更刺激了我的欲

    望,阴毛旺盛、yīn唇肥厚肿大,因为纵欲过度而发黑,用手大大的翻开,里面的

    一粒yīn蒂也应为长期充血过度刺激而比别的女人大,当她将我向上拉起并搂着我

    倒向床上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眼睛里闪烁的泪花:

    “……啊……哦……没有人舔过我……哦……你这的不嫌脏………我那里…

    是最脏最臭的………哦……”

    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全身一挺,将yīn茎刺进了湿润温暖的yīn道,被太多的

    人操过的云,yīn道感觉稍微有些松弛,但这种遗憾随即就被来自于yīn道深处阵阵

    的紧缩带来的巨大快感替代,这就是云的绝活,曾让无数嫖客回味无穷的绝活。

    “你不脏!”

    “哦……哦……不……我脏!我是一个婊子……”

    “你……你被多少人上过……?”

    “数不清……哦……使劲……!”

    当我筋疲力尽的将所有jīng液一次次的喷射在云的yīn道里、嘴里、脸上以后,

    屋里出现了死一般的沉寂,我们都已经累得说不出话了!

    (六)

    天亮以后,我们清理干净身体相互拥坐在被子里,开始了决定我们一生命运

    的谈话,经过一晚上的激战,云的脸上还残留着一丝红晕,显得更加迷人。当我

    再一次要求她嫁给我时,云板起了面孔一本正经的对我说:

    “你想过没有,即便你能接受我的过去,你的朋友、同事会怎么看你,他们

    能接纳我吗?”

    “没关系,现代人的观念都已经放得很开,再说我的朋友、同事中谁也不会

    看不起妓女、谁也离不开妓女,你们付出劳动来争取生存,和所有的工作一样是

    利用自己身体的某个器官来挣钱养活自己,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又怎么会低人一

    等?只不过这个器官特殊了一点,但比起那些贪官污吏、社会蛆虫,你们妓女是

    正大光明的产业劳动者,是伟大的!”

    听到我的一番宏论,云惊奇的睁大了眼睛看着我,可以看出她的眼睛里燃烧

    的希望之光,可随即这光就暗淡了下来:

    “你说得有道理,可你想想你的朋友、同事中有很多都是操过我的,比如亮

    和平,不止一次的操过我,还有你们单位的一些同事也是我的常客,你以后怎样

    和他们见面?”

    一提起这些话题,我的小弟弟又不自觉的站了起来,看来我和青的口味一模

    一样,不然我怎会非要娶他的女人?

    “我不在乎!其实你把这些事情看开了就无所谓了,就好比你是商场里卖肉

    的,他们一直在你这里买肉,你为他们提供服务,会不好意思吗?不同的是你卖

    的是自己的肉,地点是在妓院而已—!”

    “去你的——讨厌!”云嗲笑着打了我一下,手碰到了我怒张的yīn茎,吃惊

    的看了看我立即又调皮的笑了起来:

    “好啊——我知道了!又一个变态——哈哈!想让自己老婆被别人干自己边

    看边打手枪,快乐无比!是不是?哈哈!”

    被她说中的我竟然有点不好意思了。

    “没什么了,别脸红呀!其实不止你和青是这样的,你们男人都一样变态!

    哼!好多嫖客上我的时候,嘴里都不断的喊着:‘呕……呕……老婆,好爽……

    老婆……你是个婊子……呕呕……’哈哈!!”

    看着她维妙维肖的模仿,我不禁也大笑起来:

    “那你不也一样变态,青说这些的时候你下面不也湿了吗?——哈哈!”

    我的手不客气的伸进了她早已湿得一塌糊涂的逼里……我们又滚在了一起。

    当我的yīn茎又一次在云的yīn道里萎缩时,云突然紧紧的抱着我,眼里流着泪

    花哽咽这对我说:

    “知道吗?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给我的男人,我的下身被那么多

    人操过了,你就一点不嫌弃?”

    我轻轻的吻着她:

    “不嫌弃,我为你自豪,你用自己的身体让那么多的男人快乐,我的妻子拥

    有如此迷人的屁股的骄傲的胸部,哪个男人的妻子能同时拥有这么多令人的

    特点和本钱?”

    “呸!就你会说!结婚后我做什么工作?要知道我已经习惯了躺着挣钱了,

    其他的我什么也不会呀!”

    她忧伤的问我,但我从她的眼睛里读到的还有无尽的渴望。

    “到底是婊子,只会卖身!”

    我在心里迅速的解读着她的想法,并狠狠的说着,可同这个想法同时产生的

    是心脏奇妙的收缩了一下,充满了快感,而小弟弟又不可救药的胀了起来。

    “这不挺好的吗,你继续卖,我喜欢。”

    我的呼吸已经开始加快。

    “那能行吗?你愿意?”

    云半信半疑的看着我,但眼睛里充满了兴奋的光。

    “我愿意!我不是说了吗?像你这样的女人让我一个人独享岂不是对社会的

    犯罪?!”

    “你太好了!老—公—!”云趴在我身上狂吻着我。

    而我的jī巴却再也立不起来了!

    21412.html

    **index.html

    **21414.html

    **( 人妻小说 http://www.xiashu3.com/9_9603/ 移动版阅读m.xiashu3.com )